TOP榜寫作榜手機小說

最近更新新書入庫全部小說

凌渡電子書 >> 人血雪糕 >> 第20章

劉崢認為是某個陌生男人的鬼魂侵占了他妻子的身體,他說,他一定是趁著她跳樓的當兒進去的,那棟洋樓已經有些年頭了,那只鬼也許在附近徘徊了許多年,終于等到了這次機會——還魂了。

他講述的時候我一直不置可否地保持著沉默。

他似乎也感覺到了,于是他直言不諱地問我,王維老師你為什么不說話,你是不是不信我?

“也不是不信,反正吧,總之……”我琢磨著怎么才能和平地讓他把電話掛掉。我去年曾經硬掛過一個中年婦女的電話,結果她接連三天全天候撥打我的電話,接起來里面就跳出她的怒罵。現在的人,脾氣都大。

“我聽出來了,你一定是不信,這我理解,因為最關鍵的部分我還沒說呢,等我說完了你肯定就信了。”

我握著話筒,愈發發愁了。“我說劉先生……”

“您先聽我說。”他完全不讓我說話,“我說到哪了?哦,她在醫院里鬧得厲害,醫院也挺不高興,說其他患者有意見,最好送到精神病院去,我知道她不是精神病,哪有跳樓摔出精神病的?現在醫生的話不能聽,我就把她接回家,又怕她鬧騰,就把她捆在臥室的雙人床上,打算找個高人來驅驅邪,可找了好幾天也沒找到,咱也不知道高人們都隱居在哪,是不是都搬進山里去住了?昨天半夜她更嚴重了,連喊帶叫,不住嘴地罵我,罵得那叫難聽,吵著讓我放開她,說她要去找一口什么箱子,她六十二年前藏在了一個地方,必須找回來,還威脅我說如果我不放開他,就殺了我。王維老師你在聽嗎?”

我說我聽著呢。

“她是77年出生的,我指的是我愛人,她今年32,六十二年前她還沒出生呢,不光她沒出生,連她媽媽都沒出生,她媽才55呀……”

我沒興趣聽他介紹他的岳母,于是打斷他:“你就是據此認為她是被鬼附身了?”

“她說得有鼻子有眼的,絕對不像胡說八道……”

他說:“王維老師我真不騙你。要不咱見面說,我找你也沒別的想法,你是主持人,認識人多,能不能幫我聯系個高人什么的,我知道你是個熱心的人,你可一定要幫我。”

我決定去見他當然不是因為他給我戴了高帽,還是他后面的故事吸引了我,尤其是那口箱子。

我們約在市府轉盤附近的一家咖啡屋見面,一個小時后我們就面對面地坐在了那片墨黑的天花板下面。他看上去不像個妄想癥患者,三十出頭的模樣,穿一件米黃色的休閑服,圓臉,有點木頭木腦的,眼睛比一般人大,還有點微凸,說話時喜歡直勾勾地盯著人的眼睛看,傾聽時則不住點頭,但給人感覺他好像根本沒聽明白你的意思,點頭只不過是種應承和敷衍。

我們聊了一會,他只是把電話里那些內容又重復了一遍,增添了一些細節,我特意問到那口箱子,他說那鬼說得含糊,好像說是丟在什么地方的一口井里,只可惜不知道是哪里的井。我抿了口磨鐵,說你真就那么肯定他是鬼魂附體?他說絕對是,他妻子前后的變化太大了,一看便知。于是我提出去他家里看看他的妻子,他欣然同意。他家住在東郊后峪的一個舊小區里,正是大風天,到處塵土飛揚,以至于下車后我揉了半天眼睛。樓是上世紀80年代初期的老樓,幽暗的樓道里堆滿了雜物,樓梯扶手上覆蓋著厚厚一層灰,教人辨別不出它原來的顏色是紅還是黑。

他家在六樓,他開門時我已經有些氣喘吁吁了,但走進臥室看到她的妻子時,我還是禁不住屏住了呼吸。那還是個女人嗎?她穿著一套骯臟的白色睡衣睡褲,披頭散發地躺在一架鐵床上,黑色的長發披散下來遮住了她的大半張臉,只露出一張鼓脹變形了的嘴,嘴角里耷拉出一小塊灰黑色的布。她的四肢被幾條麻繩分別系在床頭床腳,腰腹部則被一條像是繃帶的白布條連同床板纏繞在一起,直纏了有十幾圈,綁得死死的,透過發絲的空隙,能看到她正翻著眼珠盯著我倆。

“不是我心硬,不這樣不行,要不整棟樓都得底掉。”劉崢站在我身后小聲解釋。不用他說,我全都看出來了。

我朝床邊走了幾步,沒敢走太近,就像在鐵籠外觀望著一只猛獸。女人一直死盯著我。我轉過頭壓低聲音對劉崢說,能不能把她嘴里的布拿掉,看看她說什么。

劉崢走過去拽掉女人口中的布。

但出乎我意料,女人沒有叫,反倒表現得很安靜。她靜悄悄地望著我,我仿佛感覺到她周身彌漫著一股鬼氣。

劉崢對她說,“把你昨天晚上的話再重復一遍,說說你是誰,還有那箱子是怎么回事?”

女人把視線移到他臉上,喉嚨蠕動了一下,沒有出聲。

劉崢又問了一遍,仍舊如此,他轉向我,有些無奈地說,“一陣一陣的,也說不準什么時候來勁,什么時候又一聲不吭了。”

他說,要不我帶你去她跳樓的地方看看吧。

我站在街邊,遠遠地打量著那棟四層小樓。

它矗立馬路邊上,深灰色,仿佛一塊巨大的方形水泥墩,正對著我們的那面墻上離亂地攀著一些爬山虎的枝枝蔓蔓,間隙中露出黑洞洞的玻璃窗。

暮色中行人寥寥,街邊高大的梧桐樹發出海潮般的呼嘯,不遠處一個圍起來的工地上騰起陣陣黃塵,真有些遮天蔽日的勁頭。我左右張望著,看到馬路斜對過的背風處支著個修鞋攤,一個干瘦的老頭扎著滿是污跡的黑布圍裙,正坐在馬扎上給一只高跟鞋粘鞋跟。我穿過馬路來到他身邊,同他搭訕,他不熱情,但也不顯冷淡。我問他上周有沒有看到有個女人在對面那棟小洋樓上跳樓自殺,他點點頭,說事發時他就在這,是眼看著那女人被急救車拉走的。

我指著身后的劉崢告訴老人,跳樓的就是她的愛人,我是市電臺的記者,想跟他了解一下當天的情況,能不能把女人跳樓的過程詳細說一說。老人搖搖頭,說他知道的也就這么多,那天他一直都在低頭修鞋,那女的是怎么跳下來的其實他也沒看到。

又聊了一會,見問不出什么新東西,我站起來,朝停車的方向走過去,走了幾步心中一動,便又折回去,問道:“大爺,這棟小樓,除了上周那個女人跳樓自殺外,這么些年有沒有發生過別的什么事,比如說自殺、兇殺什么的。”

“有倒是有,不過都是解放前的事了,都過去好幾十年了。”老人頭也不抬地說。

我立刻在他身邊坐下了。

老人告訴我們,這一帶幾十年來流傳著一個故事,一直居住在附近的老戶都知道,說是解放以前,這棟洋樓的主人是個開紗廠的資本家,不是姓蘇就是姓黃,一天夜里,不知道什么原因,這個人爬上樓頂跳樓自殺了,腦袋砸在樓下的洋灰地面上,當場腦漿迸裂。

我問,這事發生在解放前,還是解放后?

大概是解放前吧,我那會兒還是個小孩,資本家發喪,我還跟著大人去瞧熱鬧,扒著墻頭往里看,那時候這里還不是馬路,更沒有這么多的樓,這一片,也包括咱們現在坐的這塊地兒,全是人家的宅院。那天看熱鬧的可不少,都扒著墻往里瞅,攆都攆不走……

一旁的劉崢興奮起來,他把我拉到一邊,滿臉的激動,嘴唇抖得如同我們頭頂上方梧桐樹的葉片。

“你看,我說什么來著,我說什么來著,肯定就是那個資本家跳樓鬼附了我媳婦的身,你算算,解放前,距離現在正好是六十二年左右啊,時間也對上了……”

他語速越來越快。“那口箱子肯定真的有,一定是他臨死前埋下的,不出意外的話現在還會在原地。你想想,能讓那個死鬼念念不忘六十多年,里面的東西肯定不尋常。”

他說話的時候我沒吱聲,因為我也正在琢磨那口箱子。

箱子箱子箱子,它在我的腦海里鷹一樣盤旋,一次次被美不勝收地打開,這次里面是金條,下一次是首飾珠寶,再一次又是珍玩玉器……我費了好大勁才把它們從我腦袋里哄走。

我說咱們先各回各家吧,天就要黑了,有事明天再說。劉崢還想說什么,我已經扭轉身,快步朝馬路對面我的桑塔娜2000走過去。

次日上午,我再一次驅車趕往那棟小洋樓,這次我是一個人,我沒有通知劉崢。

昨天半夜我輾轉反側,一直難以入睡,我回憶著劉崢的話,我記得有一句是關于箱子埋藏地點的,在什么地方的一口井里。

喜歡人血雪糕請大家收藏:(www.zvuimx.live)人血雪糕凌渡電子書更新速度最快。

人血雪糕最新章節 - 人血雪糕全文閱讀 - 人血雪糕txt下載 - 貓郎君的全部小說 - 人血雪糕 凌渡電子書

猜你喜歡: 畫蠱邪性鬼夫,太生猛!他來自黎明親愛的弗洛伊德尋尸人陰氣撩人:鬼夫夜來猛鬼王爺,請開戰罪愛安格爾·暗夜篇死亡萬花筒夜半冥婚:鬼夫大人萌萌噠冥婚驚情:鬼夫要獨寵浮水之華青行燈緝兇偵情歡迎來到噩夢游戲驅魔俏佳人超感應假說請魅惑這個NPC天師被詛咒的獎金游戲地府微信群:我的老公是冥王詭婳之說靈眼萌妻:惡少,來渡鬼血戮美院天黑了,快閉眼我的姥姥是半仙
完本推薦: 超級醫生全文閱讀天珠變全文閱讀小村魅影三全文閱讀一品凰妃:王爺,別太壞全文閱讀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間客全文閱讀長生界全文閱讀神級幸運星全文閱讀殺手妃:妖孽殿下別太壞全文閱讀我有特別撩叔技巧全文閱讀冷總獵愛:億萬新娘不好惹全文閱讀至尊邪天全文閱讀異世獸神全文閱讀無盡丹田全文閱讀閻王殿下請接招全文閱讀陛下,要以身相許?全文閱讀神玄帝皇全文閱讀國家戰斗力:雄兵全文閱讀超級少爺全文閱讀重生成妖全文閱讀
最近更新: 女劍仙天神訣花都最強醫神穿去史前搞基建仙師無敵絕品透視眼唐朝好岳父請聽水滴石穿獨占我的惡霸諸天最強大佬洪荒之圣道煌煌絕代名師馭香超感應假說天行戰記火影之世界惡意有些滿地球至強男人棲梧潸潸映弦月絕世武魂我的妹妹不可能是綾瀨小天使盛寵之名門婚約今天又是什么小可愛晉太太總想離婚嗑CP良辰多美好福晉難為:四爺,求休戰龍王大人是我夫調香大佬的吸金日常逆天小農民藥門仙醫穿成贅婿文男主的前妻

人血雪糕最新章節手機版 - 人血雪糕全文閱讀手機版 - 人血雪糕txt下載手機版 - 貓郎君的全部小說 - 人血雪糕 凌渡電子書移動版 - 凌渡電子書手機站

7星彩1000期开奖走势图